欢迎光临云南地霸清洁设备有限公司!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| 在线留言 手机版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0871-67288789
当前位置:洗地机厂家,扫地机厂家 > 资讯中心 > 最新新闻 >

一个龙狮彩扎家族五代人的传承与坚持

文章出处:地霸清洁设备 人气:发表时间:2016-09-23 16:44

徐仁安的龙狮彩扎手艺已传承两百多年。记者杨艳辉摄

破篾,用刀刮平竹节。绑扎,把1公分宽或不到1公分宽的竹篾交叉绑在一起。反复,反复,在无数个反复的动作之后,龙的上嘴壳逐渐成形,继续绑扎,龙的鼻梁骨成型了,脑壳架子也有了,接下来是下颚、口里含着的龙珠……不单单是龙狮,麒麟、蚌壳、毛驴、彩船、凤凰、翠鸟、荷叶、芭蕉叶,甚至酒罐,只要花灯、滇戏里有这个道具需要,徐仁安巧手一动,都能编扎出来。从6岁跟随父亲学习到现在,徐仁安已经整整做了68年的龙狮彩扎。作为昆明,甚至全云南还掌握龙狮传统编扎技艺不多的手艺人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龙的传人”。

底蕴 延续200年的坚持

徐家编扎龙具,得追溯到五代以前的清道光年间。

清道光年间,广南卫组建自己的花灯班子,逐渐在周围村寨闯出名气。随着戏班的兴起,徐家人开始制作花灯所需道具。“先祖徐樊开始做板凳龙。这种龙具一直传到现在,只要做出龙头龙尾,再披上龙衣就可以耍了,制作周期短、方便携带,但问题就是这种龙看上去不活泛。”徐仁安介绍。

到了清咸丰年间,第一代传人徐凤春改良了板凳龙,拓展为有12节身子骨的草把龙。龙身、龙角、龙头、龙尾都是用稻草扎的,有了身形之后,外面用生白布糊上,再用颜料手绘龙睛、龙鳞以及其他装饰物。7年之后,徐家第二代传人徐麟云将草把龙改为用竹篾编扎彩画的12节龙。至此,徐家的彩扎龙结构、形态基本定下来。到了徐仁安这一代,彩画龙衣依然是徐家的-门秘籍。“用三个尺寸的碗,大的套小的,三个圈为一颗鳞片,每一层都用不同的色漆,这样龙鳞活灵活现,非常逼真。”除此之外,不同的场合,徐家制作的龙都不同,“在云南,红龙和黄龙是-常见的,青龙主要是求雨时用,白龙为恶,不吉,来定做的人比较少。根据不同场合,彩画配色都有讲究。”徐仁安解释,“譬如东海龙王,龙衣是红色的,龙角则是金色。”

随着制作技艺的不断精进,徐家的彩扎龙不仅仅是供花灯会演出,节日、庙会演出、祈求风调雨顺的祭祀,都可以见到徐家彩扎龙的身影。

改良 靠创新夺奖无数

上世纪60年代,20出头的方琼英嫁到徐家,见到了正月耍的龙狮是如何制作出来的。本身就是花灯爱好者的方琼英跟着公公开始学龙衣制作,成了徐家彩扎龙的一分子。

从选材开始,徐家五代彩扎龙狮的秘诀就开始发挥作用。“买竹子只有在每年8月份的时候才可以进行,这时候买到的竹子不会生虫,竹子要一根一根仔细挑选,要2米左右高、通直者为佳,买来以后,要给竹子泡上一晚上盆浴,再晾干,防止以后竹子开裂。”

徐家每一代,都会在彩扎技术上进行创新。1996年,徐仁安退休,有了更充足的时间投入龙狮彩扎。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开始考虑龙狮改良。”他回忆,当时云南龙与上海龙都存在龙头硕大笨重、龙身瘪塌的问题。为了寻找解决方案,徐仁安与老伴儿前往周边乡镇村里卖龙狮的店铺咨询,凡有进购上海龙的铺子,夫妻俩都要约上儿时伙伴前去拜访,东看看西摸摸,回来后砍竹子、破篾自编、反复实验,终于将重达十多公斤的传统龙头“瘦身”成功,减重至3公斤左右。2000年,方琼英组织9个老人自筹资金组建广卫龙狮花灯团。徐仁安承担了龙狮队教练和龙具制作的任务。2001年,这支广卫村龙狮队一鸣惊人,在世博园龙狮大赛上斩获金杯,在嵩民龙狮大会上一举夺冠。

但徐仁安不满足,经潜心研究,又制作出由两条标准九节龙头龙尾相连、可分可合的36米长巨龙。他还根据云南麒麟的传说,到处采风想要把麒麟做到逼真。“头像龙,身有鳞片,驮有金银,尾像鱼尾,脚像牛腿。”2003年,在一系列实验之后,终于制出具有云南特色的麒麟。也是在这一年,徐仁安和老伴儿率-着龙狮队参加了在广东东莞举行的全国-届麒麟舞大赛。“你们的麒麟做得逼真,套路新颖、表演完美。”评委的点评,两老一字不差地记到现在。2003年,这支乡村龙狮队代表云南参加全国麒麟舞大赛,获得银杯。

传承 手艺与现实的抗衡

徐仁安老了。虽然还在扎龙,但手劲显然不如往前了,左手拇指内侧的老茧也消不下去了。一条十二节龙,怎么也得花上八九天时间才能扎好。传承,成了家里,也成了政府关注的一件大事。不管怎么说,都不能让这门儿传了五代的手艺失传。

“不久前,官渡区在我们这里成立了传习馆,每年都会给我一定的补贴,就是政府补贴,让更多年轻人能来这里学手艺。”但徐仁安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了。“年轻人干这个,会饿肚皮的。”徐仁安的老伴儿打开衣柜,里面是她花费无数个日夜缝制的上百件“龙衣”。不到4000块钱能买一条龙,已经是很便宜的价格了,但是买的人还是少。“我们还教一个职高里的学生扎龙、舞龙,但孩子们的家长都不大愿意。”方琼英无奈地说。

未来在哪里?“我们开了家庭会,综合三个儿子的工作、兴趣,决定把这手艺传给三儿子,现在他每周末或者平常有时间都要过来帮我们做活,前前后后有一年多时间了,龙头龙尾-难的部分都会扎了,而且比我快不少呢。”对此,徐仁安不甚慰藉。

而对于衣柜里那上百件龙衣,徐仁安老两口表示:“如果到我们百年之后,还有龙衣没有卖出去,就把它们都捐给博物馆,让更多人能看见我们本地的传统技艺。”

然而也有好的消息,眼下,老两口的彩扎龙狮已经卖到美国、越南、新加坡等国家,并且颇受欢迎。“走出去”,或许也是让龙狮彩扎这项传统技艺继续发光的一个重要途径。

昆明日报记者李双双报道

此文关键字:一个龙狮彩扎家族五代人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

客服系统